琳琅

忘了最初是谁的提议,总之复仇者们开始交换圣诞礼物。


“为什么我在这。”

托尼,西装革履的托尼,此时坐在被圣诞袜和彩球铃铛包围的大厦的客厅中。端着一杯杜松子酒如临大敌。他拿出属于钢铁侠的威严瞪着面前这个棕发年轻人再次发问。

“为什么我在这。”

奈何对方满腔热情如扑不灭的永恒之火,又凭借聪明的头脑不知从谁那学到了点心理战术,一双眼里几乎被期盼和敬慕装满。

“斯塔克先生——”

噢天,谁教他拉长音说话的?

“请您一定得留下!波兹小姐对我交待了要看着您参加活动,拜托了,就半小时!这是她交给我办的第一件事!”

佩珀,佩珀。是的,她总能精准命中他的软肋,成功率比鹰眼还要高。她明知道我拿这小子没办法。托尼忿忿,眯起了眼睛,丝毫不觉得自己此时威胁未成年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当。

“听着,就半小时。Jarvis现在开始计时,多一秒钟我也不待。我很忙,好吗?要去拯救世界,要去升级武器库,还要去开公司的会——”

“我录下来了。”

娜塔莎,这个永远掌握庞大情报源的神秘特工无声地从托尼的身后擦肩走过,耳语般的一句话成功地让某位富豪稍微合上一点张扬炫耀的羽毛。托尼咳了一声侧过身,没拿酒杯的那只空着的手搭上沙发的靠背,他对她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焦糖色眼眸看起来真诚又亲切。

“这没必要,娜塔莎,你不能拿这种手段来对我。”

“只要它有效。”

红发特工抬起一条腿坐在沙发侧边弯腰去拿另一杯酒,姣好身材弯曲成一条优雅的弧。托尼的目光在她背脊富有张力的凹陷上停留了几秒,随即被黑寡妇包含警告的眼神逼退,他微微一举酒杯像是认输,一口干掉了剩下的半杯酒然后坐直。

“好吧,那就让我们快点结束它。”

史蒂夫和其他的人正在房间的另一头说话,听见彼得兴奋的一声呼喊,他们走了过来。

“那么现在我们开始了。”

他们围着沙发坐成一圈,沙发前的茶几及周围的地面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史蒂夫微笑着环视一周,举起了手掌里托的一只透明的碗,他们以前拿它来装爆米花,现在里面放着十张折叠起来的纸签。美国队长手工制作,最简朴的抽签方式,杜绝了某些人仗着高智商作弊的可能性。复仇者们纷纷伸手抽了签,无视期间发生的一点小插曲(“铁罐,那是我看中的签!”“怪你手慢,克林特。”)。史蒂夫放下爆米花碗,庄重地点了点头。

“十张签,与比你数字大一位的依次交换。现在可以打开了。谁是一号?”

猎鹰歪戴着一顶圣诞帽举起了手,与他相隔两人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的索尔声音隆隆地笑起来。

“吾正是二号!吾友威尔逊,可否将你的圣诞礼物打开一观?”

“当然,当然,没什么不行的,规则就是这么玩儿的不是吗——”空军先生难得有点赧然,他不好意思的表现就是废话比平时多了一倍,念念叨叨地起身从礼物堆中拿出他自己的盒子递给索尔。雷神的一双厚掌常握着神兵姆乔尔尼尔,此时拿着来自友人的礼物也同样慎重。他撕掉包装纸上面的胶带,又把闪闪发亮的玻璃纸原样展开,露出了里面的金属盒子。盒盖打开,蓝色绒布上静静躺着一只红镜片目镜。

“我退伍后他们允许我拿走这个留作纪念。”猎鹰解释,有点脸热,眼神却是怀念的。索尔听史蒂夫讲过猎鹰的事,他尊重每一个勇敢正直的战士。

“我将在聚会结束后将它带回阿斯加德,它会放进宝库中。”天神合上金属盖子,深邃的海蓝双眼一眨不眨给出神的承诺。这下吓得不起的是猎鹰,他呃了半天。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用过的装备会和那些神话里的宝物们睡一个屋?”

“正是如此。”

“看来你升值了。”鹰眼挨着猎鹰坐,笑嘻嘻地用胳膊肘捅了捅他腰眼。猎鹰怪叫一声向后倒在沙发靠背上,一脸“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的恍惚。鹰眼挥了挥胳膊把猎鹰挤到旁边去,史蒂夫依旧微笑着看了一会清了清嗓。

“好了,三号是?”

“呃,我想是我。”旺达举起纸签,她和幻视坐在一起。年轻的女孩望了眼身材高大气势威严的雷神,指尖绞着裙摆有些不安。她还记得幻视刚刚诞生的时候索尔那一记雷霆重击,不怒自威。索尔却转头对她笑了一下,神色倒显得温和。他拿过来他狭长的礼物盒,交给女孩的时候动作有几分郑重。旺达与幻视对视了一眼,在他的帮助下拆开包装纸,古朴又华美的长方盒子简直要反射出金光,连原本懒懒歪在一边的托尼也扬起了颈来看。旺达吃惊地瞪圆了眼睛,按捺住心中的敬畏和激动把它打开,一把神域风格的短剑跃入众人眼帘。

“吾幼时便常执它习武。”索尔拿着姆乔尔尼尔抛了两下,他看着旧时物,也想起了自己小时的种种往事。他热爱武力,家里的弟弟却偏爱魔法,母亲对两个儿子都是一样的宠爱,教他剑术,也教弟弟法术,还叮咛兄弟二人未来并肩作战时便可以此互相协助。他微一垂眼,从回忆中脱离出来。

“愿你健康,果敢,正直。”他看向旺达,耳畔似乎有母亲温暖的声线在轻轻的祝福,金发神袛也微笑着将这心愿再送出去。“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旺达抿唇,她原本就情绪敏感,此时更是眼圈都要红起来。她珍惜地抚过短剑光滑冰凉的剑身,无可避免地想起了皮特罗。幻视在一旁看着,任她自己静静地思念了一会才伸出胳膊把女友的肩轻轻一揽。旺达回神,转头对他笑笑,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

“那……”

“我。”狙击手伸直手臂,指间夹的纸签上写着硕大的数字四。旺达一愣,接着就有些惊喜。因为过去那档子事,她和鹰眼的关系说不清怎么的很亲近,像是复联里有个长辈一直带着她似的。女孩拿来她的礼物,用玻璃纸包裹的软软一包。鹰眼也迫不及待地坐起来,像个满怀期待的老父亲。他打开礼物,是一条针脚生疏的红色围巾,上面还织出了两只银色驯鹿。

“我第一次做,不太擅长。”旺达小声说,羞怯地摆弄自己的指尖。鹰眼当下就把围巾戴在了脖子上,骄傲又踌躇满志。其他人俱是无言,托尼则抬手按着额头翻了一个隐晦的白眼。

班纳好脾气地笑着打断这莫名祥和起来的气氛,“我是五号,克林特。”他放下纸签,鹰眼挑挑眉,又(毫无必要地)把围巾调整了个角度,从礼物堆里抽出自己的抛进班纳怀里。“严格来说,这是劳拉的成果,不过我帮她端烤盘来着。”

“他的特工老婆。”托尼歪着身子对自己旁边的彼得窃窃私语。史蒂夫耳尖,他转头“Tony NO”地看了他一眼,托尼又不情不愿地扭动着坐好,否定自己的话否的流利无比。“好吧不是特工,你懂的小孩,不是。”他弯着两手的食指中指,青少年看着他的小动作了然点头笑起来。

另一边的班纳听不见自己的科学兄弟在小声嘀咕着什么,他拿起礼物盒的时候听见里面沙啦直响,动作便放轻不少。等到再把它放到膝盖上打开来看的时候,曲奇饼干可口甜蜜的香味扑面而来。“蓝莓,巧克力,黄油…噢,这是蔓越莓。”班纳一一数着用小格子分开的饼干的口味,香甜勾着他拿起一块放进嘴里。托尼远远看着坐直了身,他觊觎鹰眼家的饼干很久了,巴顿夫人有一双巧手,奈何由于某些保护措施,能满足他口腹之欲的机会少之又少。

“你觉得我出多少钱能买下那盒曲奇?”他严肃且小声地问旁边的彼得,认真的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要拿出支票本。

“我觉得班纳博士不会答应的,斯塔克先生。”彼得飞快地向那头被饼干的美味俘获的男人瞟了一眼。“浩克也……”

“你知道吗,我是个心地善良的有钱人,我从来不夺人所爱。”

娜塔莎静静地看着班纳咀嚼食物的样子,她知道老搭档克林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那也正是她渴求而无望的。

“布鲁斯。”她唤了他一声,掺杂了一点俄国口音的声线轻柔低哑。班纳抬头看见她手里写着六的纸签,借着扶眼镜的动作掩饰自己唇边不自觉露出的笑纹。

“我…呃,我的也算是自己做的。”博士把自己的礼物盒交给娜塔莎,她接过来那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但没有马上打开。娜塔莎始终注视着班纳的动作,碧绿眼眸专注沉静。班纳搓着手指,有点淡淡的局促,但温和的眼神却一直迎上她的。娜塔莎扬起一边唇角笑了,她打开礼物,是一盆长势良好的蓝色多肉。

“我没养过。”特工纤细的手环着小小的盆栽眼神含暖。男人斯斯文文地笑了笑,眼里显露出一点与七个博士学位相匹配的睿智来。“我随时都能提供帮助。”

“你知道吗,上次我看见小娜的这种表情是她正打算用大腿绞死一个通缉犯的时候。”鹰眼缩着肩膀与旁边的猎鹰小声聊天,猎鹰耸耸肩别开头用手遮着嘴,“要我看,哥们,队长现在才是尴尬的那个。”

如猎鹰所言,史蒂夫坐在布鲁斯和娜塔莎中间,努力让自己的目光礼貌地待在地毯上。他把脊背挺的笔直,一心一意研究着地毯上异域风情的花纹。托尼幸灾乐祸,无声地笑仰倒在沙发上,塑料兄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我我!我是七号!”彼得把纸签高高举起来,兴奋和激动明晃晃写在了脸上。他像是坐不住了似的在沙发上动来动去,娜塔莎微微一抬颌,像个女王。

“那个黑色包装的盒子。轻点搬。”

彼得灵巧地跳到茶几另一头,能制止货车的有力手臂小心翼翼地把礼物盒搬起来回到他的位子上。像是动作再大一点就能撕碎盒子了一样谨慎地打开包装,里面是一个半米多高的小酒柜,装着四瓶烈酒。

猎鹰最先笑出声,接着是鹰眼。没有人敢笑娜塔莎,都是因为彼得此时像是幼犬弄丢了玩具球的茫然若失的表情太过有趣。托尼拍他的肩——他现在做这个动作已经熟练很多——没什么诚意地安慰。

“留到你成年的时候味道会比现在更好,现在给我。”

“呃,什么?”彼得不安地把小酒柜往身后藏了藏,眼角向另一边觑着红发特工。“这是我……”

“你的礼物。”托尼不耐地弹舌发出一声啧,“动动你的小脑袋,小孩,我是八。”

“噢…噢!天哪,斯塔克先生!”彼得双肩猛地一动像是要扑上去给他一个拥抱,败在钢铁侠严厉的瞪视下。他依旧很开心,好像那个搞丢的玩具球又被找回来了。年轻人甩腕弹出蛛丝,礼物盒被高高抛在空中又落进他手里,连着一大截白色蛛丝一起递给了富豪先生。托尼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恼火混着无奈的表情,他利落地拆开包装,几双厚厚的羊毛袜跃入眼底。

“……”彼得观察着他的神色。“我自己织的,梅婶帮我收了边。”

托尼摩挲着柔软的织物,目底有几分沉凝。这个节日里羊毛袜所蕴藏的意义非同一般,而他一直对这个避而远之。

太沉重,也太宝贵。顾虑的越多就越不敢唐突,他又是考虑了一就要把二三四都要安排周全的性子。

“托尼?”

史蒂夫看他思考的太久,有些担忧地唤他一声。托尼眨一下眼下巴向上抬了抬,刁难的样子也神气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你就没想过尺码的问题,彼得?”

年轻人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凝固起来。

“托尼!”

“干嘛,队长?我只是——好吧,别瞪我。我会好好收着的。别指望我穿,斯塔克的审美不能容忍我的脚上出现羊毛袜。”

史蒂夫叹气,边摇着头,边把自己的纸签隔着彼得递给托尼,像是在兑奖中心抽奖。托尼看了一眼腾地坐起来,仿佛一只进入战斗状态的雄狮乍起鬃毛。

“怎么他妈回事,你是九?”

“我不能是九吗?以及,语言!”

“哦去他的语——”娜塔莎以一记锋利的眼刀止住他接下来的话,托尼动了动嘴唇向茶几胡乱一挥手。“自己去拿。”

“…哪个?”

几秒的沉默后,“那个红色包装的是先生准备的圣诞礼物。”贾维斯彬彬有礼地给出提醒。史蒂夫对天花板道了谢,自动过滤掉托尼“贾你这个小叛徒”的嚷嚷去把礼物盒抬起。份量不轻。他感受着从双掌中传递来的重量,扯掉外面的包装。

哇。

这是在场大部分人的心灵呼声。

史蒂夫看着他得到的礼物,一个将近一米高的微缩大厦,依旧像个丑丑的倒扣的靴子。他艰难地吞咽几下,喉结上下滚动。这太超过了。那模型的还原度是百分之百,史蒂夫还记得东南角的玻璃被打坏重新安装过,因此墙壁上有修缮过的痕迹。他把指腹贴在模型上相同的地步摸索,果然有凹凸不平的触感。托尼支着额,牙疼似的在旁边不出声。

“先生收录了所有人的声纹。”贾维斯温和地提示他。史蒂夫猛地把惊喜的视线投向托尼,对方一动不动,似乎打定主意在活动结束之前都保持住这个姿势。史蒂夫轻轻清嗓对模型念出自己的名字,那扇缩小的透明玻璃大门应声而开。

“欢迎回家,队长。”

家。天啊,很明显这不是随手赶制出来的东西。史蒂夫觉得胸口那里梗了块儿什么东西,他与托尼斯塔克的初识一点也不愉快,争吵,对立,理念不合。可无论多少次的冲突对峙之后,他们总是能再次并肩。史蒂夫说不出话来,只是起身越过彼得,有力的臂膀给了托尼一个紧紧的拥抱。

“这是家,托尼。”他拥着在新世纪里接受包容他的挚友哑着嗓子。“谢谢你。”

“……如果你需要操作指南我可以让贾维斯给你打印一份。”托尼不自在地动了动肩。

幻视金色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这个画面,他还处在学习的阶段,学习如何做“人”,这样鲜明外露的情感表达对他来说显然是很好的学习材料。史蒂夫的情绪平稳下来,有些歉意地对活动的最后一名——也就是幻视——点头笑了笑。“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这是我的。”他把自己的礼物交出去,边看着幻视拆开边给他解释,“我平时画的画,我把它们收集起来。”

史蒂夫会画画,这儿的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画的还挺不错。他心情好或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在闲时拿起笔待在无人处画上一幅。幻视翻了翻画册,内容大多都是联盟里众人平日的生活复刻。幻视看着这些画,同样能在记忆的储存库中调出当日的原景。

“谢谢您,罗杰斯先生。”红皮肤的人造人将画册缓缓合上。“人…与人的交往,很奇妙。”他把目光落在身旁旺达的脸上,两人交换了一个温暖的对视,旺达动动手指,代替男友把茶几上最后一个礼物盒用魔法送进猎鹰怀里。

“幻视准备了纸杯蛋糕。”她在猎鹰拆了一半包装的时候笑着透露,猎鹰的动作停滞了。

“…我明早再吃?你知道现在挺晚了…”

“我当时在旁边看着呢。”

“你猜怎么着,我觉得再吃点儿也没什么。毕竟我锻炼有素,我不怕热量。”

“我觉得你在针对着谁。”托尼漠漠。


在这个圣诞节,大家彼此交换了礼物。圣诞老人驾着驯鹿雪橇,从一颗心跑进另一颗心。


一个根据语c群里大盾偷小孩而衍生出的脑洞

看到某语c群里大盾偷小孩而衍生出的脑洞,涉及盾冬贾尼四角修罗场和贱虫提及,时间线混乱:







大盾在N年后被九头蛇捞起由此变成蛇盾,从斯塔克家里偷偷带走了小托尼,抚养他长大并培养托尼成为九头蛇的一把手。冬是当年协助盾带走小托尼的人,并在那之后负责托尼的安全及格斗训练(尽管总是被逃课)。托尼后来为九头蛇创造出了贾维斯这个超级AI但贾维斯只听托尼的话。老斯塔克夫妇失去儿子后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在寻到一点头绪后霍华德雇佣了贱贱去接近托尼,但又担心贱贱的性格太跳脱,又请来正义亲民的蜘蛛侠与他一起行动。
文章是写不出来的,记记脑洞免得自己忘,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呢……